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文学  »  送与县长

送与县长

添加:来源:shoofty.com人气:17423

送与县长

范云从拘留所出来究竟是谁起了作用?这事好几天都萦绕在范霞的心头。她有心问问县长知道不知道公安局长要了两万块钱,可为了避免县长误认为她是甘心情愿地委身于他而没有打。人出来就好了,花钱的事情追根问底又有什么用?

  可就在为畅玉和仙梅订婚的那天,范霞正在忙着做饭时,忽然接到了县长的电话。县长在电话里要范霞尽快到他那里一趟,说是让她去取钱,并强调罚钱的事情他是后来才知道的。还说他问公安局长为什么要罚钱,公安局长说因为范云的问题比较严重,不罚钱不好跟人交代。

  县长告诉范霞,他知道以后,马上叫公安局长退出来,可公安局长说全退是不能的,只能退出一半来,这也得找说法。

  范霞当即感谢县长给她出了大力,说钱就不要了;那一万块钱要是已经退出来了,就作为一点心意,请县长收下。县长口气很坚决且诚恳地说:“我可不能要这个钱?你一定得来一趟!我是除了让你来取钱,还有一些其他事情想商量一下,最好今天下午就来。”

  范霞心里非常清楚所谓“其他事情”的含义,遂立即告诉县长,她今天给儿子订婚去不了,要去只能明天去。县长高兴地说:“一言为定,上午我在办公室里等你。”

  接完电话,范霞一脸不悦,浩天问她怎么了。她据实以告,浩天高兴地说:“既然县长叫你去,就去好了,这有什么?”

  大家也都说这么好的事情还有什么不高兴的。

  范霞心里对浩天很是歉疚,但又不能说,遂强装笑脸地说:“那就去吧!”

  该前来参加订婚的人,大都来了。范婷离得远自然来不了,她打电话表示祝贺,同时告诉给把礼钱打在范霞的银行卡上了。这次订婚,范云没有落后,他毫不犹豫地拿出了礼钱。

  在订婚仪式上,觥筹交错,大家祝贺畅玉和仙梅喜结连理,百年好合,都说是一桩好姻缘。席间,人们谁也没有提说畅鸿运,因为畅玉一开始就告诉大家,他父亲到县里开会去了。

  话题渐渐地引到了县长叫范霞去取钱上面,大家都为此而高兴,同时就联想到县长对承包土地的事情很重视,非常支持。大家说,有了县长的支持,浩天种地的事情就越发好办了。

  范霞虽然脸面上没有显出明显的不悦,但她不多说话,只是听众人热烈地议论,不找边际地乐。在座的亲人,谁也不知道她的内心里,挽着一个很大的疙瘩。

  晚上睡觉的时候,范霞还是没有心情跟浩天亲热,她以今天有点累了为由,拒绝了浩天。

  第二天上午,浩天开车拉上范霞到县政府找县长。一路上,范霞跟浩天说她很不想见县长。

  浩天竟劝说范霞,接近县长是一件好事情,许多人都求之不得,怎么就不想见呢?

  范霞非常生气:“你还是不是个男人?你想把自己的老婆送给别人了!县长主动接近,心怀鬼胎,莫非你就一点儿也没想到么?”

  “怎么了?是不是县长欺负你了?”

  浩天听出范霞既不愿意,故作恍然大悟地问道。

  “她倒是没有欺负上我,可是照这样发展下去,还能不欺负?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?”

  范霞责问浩天道。

  范霞的心情非常矛盾复杂,她打心眼里不愿意委身于县长,却又怕惹下县长,可如果依顺县长,又怕被浩天知道后嫌弃她。当然更主要的,她还是想要过一种正常的生活。

  “不要理他,什么县长,不理他,看他能把你怎么样?赵昀你不是洒扫他,他也没能把你怎么样么?”

  浩天震怒了,胸中的火气一下子气喷涌出来,说话的声音很大。

  浩天忽然感到自己作为丈夫,应该勇敢地保护妻子。刹那间,他意识到了成家的责任,同时绝不能有靠老婆吃饭的意念。范霞的话,使他感到非常欣慰,他看着范霞的楚楚动人的样子,更加钦敬她,更加爱她了。

  昨天,畅玉跟仙梅订了婚,这意味着自己跟范霞成为夫妻的梦想就要成为现实了。范霞很快就要名正言顺地做自己的老婆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县长对她怀有不轨之心,她很不高兴,这显然是她忠诚于自己的表现,可自己内心里竟然产生了让老婆傍依县长的猥琐想法,实在也太有点可耻了。

  浩天的震怒,使范霞再次看出了他对她的一片真情和负责任态度,看出了浩天的幼稚和强势。

  范霞在与浩天的相处中,深深地领悟到了“爱情是自私的,婚姻是专一的”这句话的深意。

  她决心以自己的行动,谱写真爱的篇章。她选定了跟浩天结婚,就是要全身心地爱他,为了他她可以付出一切。她最期盼的是,两个时时刻刻地相亲相爱,时时刻刻地同心一意。

  在爱的港湾里,不容许任何一个别人插入其中,自然包括当官的和有钱的,这是范霞发自心底里的警戒。

  范霞在跟浩天朝夕相处的这些天来,真正地品尝了爱情的美好。一想起以前的极不正常的婚姻生活就感到痛心。

  即便是刘瑾,虽然曾经燃起过她的爱情之火,但跟浩天是无法相比的。

  浩天虽然年龄小,很幼稚,但是他身上的男子汉气度深深地打动了她,使她感到他是值得依附值得信赖的人。

  范霞非常清楚,作为一个女人,要想使这个家庭过得和谐美满,自己首先要安分守己,绝不能做对不起丈夫的事情。自己不检点行为,丈夫有越轨行为就没有说服力了。而浩天凭着自身的优势,得到女人是太容易了。她绝不能跟浩天成为夫妻以后,还像以前那样了,惟其如此,才有资格管理浩天。

  联系到县长后,县长又叫她单独去见。她叫浩天紧紧跟在后面,故意在县长面前跟浩天吵了一架,浩天对她佯作怒气冲冲,弄得县长无可奈何。县长为讨好范霞,当面把钱给了她,并说关于种地的事情,日后有机会再说。

  县长很客气地把范霞和浩天送出来,浩天问范霞县长会不会对他有意见,范霞问他怕不怕县长,浩天说:“为了你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怕。”

  范霞欣慰地笑了。

  晚上,仙梅又回家去了,只剩下浩天和范霞。浩天一吃过饭就把范霞从身后抱住了。范霞因今天浩天的表现再次激发起了她内心的信赖,故妩媚地对浩天说:“你这是要干嘛?”

  浩天“吭吭哧哧”地揣摸着范霞绵软的乳房,不说话,范霞被浩天弄得身体热热的,遂站起来面对浩天,任他爱抚。

  浩天十分兴奋,他突然把裤带解开,顽皮地露出了腿间勃得几乎要贴住肚皮的“坚挺”让范霞看,范霞手指在脸上一划,意思是说“好羞。”

  浩天才不管她那一套,他把衫子和背心脱掉扔在一边,用力把“坚挺”按下去放开,然后发出一声亮响,他一按一放,速度渐渐加快,响声接连不断,把个范霞逗得只顾笑,直笑得前仰后合。

  浩天索性脱掉裤子,把范霞抱到北卧室里。范霞急忙对浩天说:“你想强奸人了,是不是,我把门锁住,你洗你的下面。待我锁住门回来,看你怎么强奸我。”

  说完就出去了。

  浩天洗了以后,仰躺在炕上等待范霞。好几天了,因为仙梅住着,再加范霞的心情不是很好,他也因跟甄爱爱发生了关系感到歉疚,因而就没有跟范霞同床。今天见范霞高兴起来了,他再也抑制不住了,他实在太想跟范霞好好儿地做一回了。

  范霞锁门回来,到卫生间洗过以后,没有换睡衣就过来了。浩天一看范霞没有换睡衣,心想真的是要叫他强奸。

  浩天于是说:“我可是不强奸你,‘老二’想你想得不行了,它想叫你好好地揣一揣,你不是叫它‘宝贝’么?我求你抚弄抚弄‘宝贝’好么!”

  说着就跪起来后再次发起“砍劲儿”又把“宝贝”连续不断地按下去放开按下去开击打肚皮,发出亮响,范霞惊奇得一时有些目瞪口呆。

  忽然她意识到应该制止,就抓住浩天的手腕说:“你真是‘砍货’,你把‘宝贝’弄坏呀!”

  浩天觉得那里火辣辣的了,见范霞制止他,遂说道说:“这家伙一硬起来,就叫人难受得不行。它好想钻你的水洞,钻不成就叫人胀得慌,我非得整治它不可。可怎么整治它,它也不倒,你看见了哇!我得给它挂上东西,看它还低头不。”

  说着就把枕头放上去了。

  “宝贝”被压在了枕头下面,范霞见此状,觉得浩天真是虎虎有生气,敬服之心更加强烈了,而且感到,她对浩天必须以柔克刚,于是脱衣服一边说:“你不要欺负‘宝贝’了,这‘宝贝’是我的,你叫它进来吧?”

  浩天见范霞脱去衣服后,爬到他身边,用手抓住了“宝贝”他看着范霞在“宝贝”面前那么柔顺,觉得她太可爱了。范霞玩了一会儿“宝贝”就背向他跪下,把白圆的屁股撅在他的面前。

  看见范霞丰腴的大腿和圆实的屁股,浩天坐起来抚摸赞美起像起面馒头一般的所在,只觉得里面溢出了一些爱液,遂将鼻子凑近嗅了起来。

  “好香,”

  浩天边用手抚弄边说,“真是太美太美了!”

  浩天啧啧称赏。

  范霞回头看了看辛玉,晃了一下白圆屁股说,“水是一会儿比一会儿多了,快让‘宝贝’进去好好儿地洗上个澡哇!”

  “那就放进去了,”

  浩天遂将“宝贝”对准了“水洞”口,他把头部放进去后就不动了。范霞把身体向后移动,让“宝贝”又深入了一些。

  很快地,浩天的“宝贝”就感到被捏握起来。“宝贝”的头部知趣地配合着里面的捏握,一乍一乍的,里面握一下,它也乍一下,后来握乍达到了同步进行。

  浩天说:“‘宝贝’被你握得比敲打肚皮还要疼。”

  “是么?是不真的很疼么?那我就不握了。”

  范霞急忙说。

  “疼也是好活疼,疼得真是太美妙了!你继续握吧,它喜欢你这样握,”

  辛玉说。

  “你慢进慢出动起来哇,我有点痒痒了。”

  范霞提出了要求。

  浩天遂按住范霞的圆臀,慢慢地进入慢慢地拉出,速度渐渐加快。两个人默契配合,彼此都发出了抑制不住的呻吟。浩天有规律地不停地抽送,把范霞抽送得高潮迭起。

  浩天本想变化几种姿势,可是这样抽送了大约将近20分钟后,体内便有了发射的感觉,范霞也感觉到了浩天快要射了,大幅度地摇晃起她的白屁股。

  浩天把白屁股用手夹住,疾风暴雨般地狂抽猛插起来,把个范霞抽插得“喔喔”直叫,范霞的叫声动人心魄,浩天忍不住地就强有力地将“子弹”发射到了范霞的体内。
范霞被浩天的挚爱真情滋润得青春焕发,尽管她知道在与浩天结合的道路上还存在一些障碍,但她的信心越来越充足,意志越来越坚定。她下决心再大的困难她也要去克服,再艰难的路子也要走下去。

  畅玉跟仙梅订婚之后的第三天,范霞就与畅鸿运办理了离婚手续。那是水到渠成的事情,自然很容易了。一周后,畅鸿运就跟小寡妇兰兰结了婚,婚礼没有大张旗鼓地举行,参加婚礼的只有本单位的所有人员在县里的一家宾馆。

  畅鸿运举办了婚礼那天夜里,浩天在枕边对范霞恳切地提出订婚的事情,范霞心事重重地说:“如果你父母执意不让你找我,那该怎么办?”

  “我自有办法,”

  浩天胸有成竹地说。

  范霞见浩天决心坚定,脸上绽开了笑容。

  浩天亲吻着范霞说:“最关键的是,你要给我生孩子,你要是怀上孩子,我爹妈就肯定会同意了。咱们近来该做的其他事情都做了,只剩取环了。你尽快取了环,我把你的肚子搞大吧。”

  “我这个年龄了,也不知道能不能怀上,假如怀不上,怎么办呀?”

  对于怀孩子,范霞虽然有信心,但还是有些担心的。

  “你看看你的脸面,看看你的身材,再看看你这里,怎么就能怀不上?”

  浩天说着就揣了一下范霞的下面。

  “是么?有你的大鸟播种,我觉得很有信心,不过这种事情很难说清,没有绝对把握。要是怀不上的话,你会不会就不喜欢我了?”

  范霞说着便紧紧地抱住了浩天。

  “不要这么想,怀上当然是最好的了。如果实在怀不上,你也不要担心,到时候把责任推在我的身上。我会对我父母说我没有生育能力。”

  浩天端详着灯光下的范霞闪着光泽的脸说。

  “其实,最希望生孩子的是我。推到你的身上,是怕你父母说我,他们说不说我都无所谓。”

  范霞说着眼睛直呆呆地。

  “我也是,可是你不要有思想压力,有压力反倒不好。你要常常保持快乐的心态。我们在一起就是最幸福的。”

  浩天爬在范霞的脸前说。

  “嗯,——这次去了你跟你父母怎么说。”

  范霞问浩天。

  “去了你就知道了,”

  浩天不准备跟范霞说。

  “你还是跟我说了好,”

  范霞思考着说,“你还是说出来让我听听,两个人想的总比一个人全面吧!”

  “那我就告诉你吧,”

  浩天抚着范霞的肚子说,“我打算说,你肚子里怀上了我的孩子了,回高家湾是要到妇幼保健院叫樊大夫再好好地查一查。”

  “天呀!怎么能这样说!你这样说了,把我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,我怎么见人呀!”

  范霞听了以后感到很震惊,觉得绝不能这样说的。

  “啊呀!你是怕甚?——要不就这样吧,你这次去了住在宾馆里,不要叫我父母知道。然后我回去跟他们把情况说明,看他们是什么态度。反正这次主要任务是把你带上到妇幼保健院找樊大夫取环。”

  浩天说。

  “不行,高家湾有多大个地方,一旦被你认识的人看见了,越发不好说了。”

  范霞不同意浩天的主意。

  “那该怎么办?”

  浩天原以为事情很简单,可是见范霞这样做不行那样做也不行,有些为难了。

  范霞叹了口气说道:“要不还是到枕山市找个医院取吧!”

  “我是这样想的,叫樊大夫取环,不光是取环,同时叫她看看你的身体状况,问问她你能不能怀孕了,再就是把父母的工作彻底做通,一举两得。”

  浩天接着说,“其实有人已经把我想找你的话说给我父母了。我电话里只是说那是人们猜测,没有的事情。”

  “他们什么时候说的,你怎么没跟我说?”

  范霞温柔地问道。

  “我怕跟你说了以后你心里不痛快,早知道不如迟知道好,”

  浩天握着范霞的手说。

  “其实你也不要瞒我,我早有思想准备了,既然选定了这条路,我就什么也不怕了,”

  范霞温柔的话语种包含了坚定的决心。

  “做通我父母的工作很可能比较难一点儿,不过我相信总会做通的,你受点儿委屈,也只是暂时的。”

  浩天安慰范霞。

  “我能理解做父母的心情,这样的事情给给谁也不好接受,本来就比较反常。自从你这次回来以后,我暗自问过自己好多回了。我思想上的包袱完全放下了。”

  范霞说话的口气非常平静。

  浩天听着范霞温柔的话语,坐起来仔细端详起范霞来,就像欣赏一件珍贵的工艺品一般,一边看一边用手抚摸着,手的动作很轻很轻,仿佛怕碰坏似的。

  “我真的太爱你了!我的生命中有了你,才有情趣,如果没有了你,就索然无味,”

  浩天寻找着最能够表达自己真心的话语说。

  “我感觉到了,要不是这样的话,我也真的很难下做这样的事情,下这样的决心,”

  范霞看着浩天英俊脸,体会着浩天真诚的心,她感到无比幸福。

  “亲,你是我的最亲,你亲我么?”

  浩天托住炕,两条腿跪在范霞身体两侧,说完后在范霞的嘴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。

  “你是我最亲最亲的人,没有你我就觉得做啥都没意思,你住在我心里已经十来年了,”

  范霞眼睛里闪着粼粼波光。

  浩天最想听范霞这样说,尽管不知听了多少回了,但是每次听到都会激动无比:“老天让我出世,就是要我爱你,我真的好爱你!”

  “我太感谢你的父母了,他们给我生了一个白马王子,可我却不能叫他们满意,给他们带来了痛苦——”

  范霞说。

  “你很优秀,他们对于你是满意的,从你的人品人材上说,他们也都是满意的,只是你的年龄和经历,对于他们有老思想观念的人来说,不大好接受。可你放心吧,只要我喜欢,他们就会喜欢。这只是是暂时的,我爹我妈都是开通的人,”

  浩天说完后把头埋在了范霞的双乳间。

  范霞抚摸着浩天的头,浩天在乳沟里摇着头,嗅着香气。过了一会儿,范霞要坐起来。

  浩天于是从范霞身上下来,两个调整好姿势,面对面交叉了腿。范霞手握浩天的擎天柱,用大拇指按着马眼,那里溢出的汁液很多,范霞把汁液抹在光光的红头上,这让浩天有些痒痒难忍,急切地要进去。

  范霞的下面也早已发肿湿润,她抓住擎天柱向下一按,对准秘密洞口,浩天身子向前,将红头放入,然后看着范霞噘起嘴来。范霞也噘起嘴来,向浩天那边移去。

  嘴唇跟嘴唇触一触就离开,触一触就离开,浩天说:“这种感觉怎么这么好!”

  “我也是,就是这么好才不怕人说三道四,”

  范霞说着就眯起了眼睛。

  浩天看着范霞眯着眼睛的媚态,身子向前一挺,将擎天柱一贯到底。

  “喔!”

  范霞睁开眼睛的同时,发出了动人的呻吟声,继而双手向后托住炕,眼睛痴痴地看浩天。

  浩天极力忍耐着性子,不然他会快速地动起来。他的下面火辣辣地,真想痛痛快快地来一会儿。他知道范霞需要时间长一点儿,于是他慢慢地拉出来,再慢慢地推进去。

  范霞在浩天推进拉出的时候,显得非常受用,眼睛迷离着,不时地仰起头,口里喃喃道:“谁有我受用,——真是好!——我好幸福!”

  浩天不说话,听着范霞的动听的声音,看着范霞迷人的神态,继续慢进慢出,只觉得范霞下面的水越来越多,只觉得那里越来越紧。

  范霞忽然把托在炕上的手拿起来,身子向前,紧紧抱住了浩天,浩天感觉出来范霞此时需要他加快速度了,他一把把范霞抱在怀里,让范霞坐在他的腿上。

  范霞双脚着地上下动起来,浩天看着范霞波翻浪涌的胸部,扶住范霞软绵绵的臀部,那感觉美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。爱的热流在全身流淌着,他陶醉其间,仿佛世界上只有他跟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存在着。

  范霞上下动一会儿,就停下来摇一摇,然后用力夹一夹。浩天的感觉一阵比一阵爽。

  范霞浑身就像有使不完的劲儿,她用这样的体位持续了十几分钟居然没有一点儿累的感觉。于是两个人没有再换别的姿势。

  浩天只觉得小腹下面流满了汁液,火辣辣的擎天柱在范霞的体内一乍一乍的,人说水火不容,然而范霞体内的水与浩天的擎天柱的火交融在一起,显得分外和谐。

  范霞体内被擎天火柱烫得浑身燥热,她尽情地呼喊,尽情地摇动着,浩天忽然觉得有了发射的感觉,于是抱着范霞的臀,快速挺动起来。

  浩天好大的力气,坐在那里挺动的速度既然也那么快,范霞感觉那里就要喷射了。于是极尽其妩媚妖娆,又是声音又是夹吸,浩天很快就无法抑制地喷涌而出。

  “这样射出还是第一次,太好了,”

  浩天发射完之后,依然坚硬,他抱着范霞快悦地说道。

  “捣心捶捶,我好幸福!”

  范霞瘫软地伏在浩天的身上。

   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