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文学  »  强加未告

强加未告

添加:来源:shoofty.com人气:17423

强加未告

经过一番思想上的交锋,并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,范霞周五提前下班,坐上浩天的车,周五晚上6点钟就回到了高家湾。

  母亲开门看到见到是儿子和范霞,乐得眉开眼笑地对儿子说:“呀!怎么说也没说就回来了?”

  紧接着就握住范霞的手:“上一回来,匆匆忙忙地就走了,这一回多住上两天吧!”

  范霞没有说话,眼睛看着浩天母亲,仿佛不认识似的,仔细端详,她欲从浩天母亲的表情上看出点什么。

  “不说是为了给你个惊喜!我这次回来,跟我婶子多住上几天,然后带你和我爹一起回古杨村看一看。”

  浩天对母亲说。

  范霞听见浩天叫婶子,心里有些忐忑,她心底里最怕浩天把实情说明之后浩天母亲翻脸。

  “她婶子这些天累了,来了先歇一歇,我再带你好好儿看一看高家湾。”

  浩天母亲也端详起范霞来,她发现范霞的表情不自然。

  范霞心里七上八下地,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她盼浩天快点把实话告诉他母亲,又怕一说就引起麻烦。

  浩天母亲的话,她好像没有听见似的,没有回答,目光却投向浩天。

  浩天看出了范霞的心事,遂把母亲叫到里面卧室。

  “妈,我这次回来,有句重要的话跟你说,”

  浩天一只手轻轻地放在母亲的肩膀上说。

  “这个孩子,有甚话,你说倒是了,还用这么鬼鬼溜溜的?”

  浩天母亲慈爱地看着儿子说。

  “妈,我跟我婶子的事情,你是听谁说的?”

  浩天没敢直说,想试探一下母亲。

  母亲立即变了脸色,愤愤地说道:“哎!不说吧,电话上我也不想跟你说,我怕说给你人头儿你心里恨这个兜没的人,你说是谁说的?是胡毅说的。究竟不是好东西,就是说没的吧,也说个别的,咋能从他嘴里跑出这种话来?当时听了真把我气坏,胡毅走了,我赶紧跟你打电话,你说那是没的事,我才放心了。”

  “妈,那要是真的呢?”

  浩天一本正经地说。

  “不会吧,你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,我可是不能听!”

  母亲的脸色很严肃。

  “是真的,妈!”

  浩天再次说道,他觉得这事情再不能瞒着母亲了。

  “什么?——真的?——不是,——你胡说些什么了!”

  母亲的受到了很大的刺激,直盯盯地看着浩天说。

  “怎么就不能?生米已经做成熟饭了,她肚子里已经有了我的孩子,”

  浩天突然编造了这么个说法,以求母亲接受事实。

  浩天如此说完,见母亲两腿一软就团在了地上。浩天低头一看母亲面色苍白,闭着眼睛,不出气了,于是赶紧大声喊道:“妈!妈!你怎么了?”

  客厅里的范霞忽然听见浩天高声惊叫,赶紧跑了过来,她一看便知是休克了,遂赶紧掐住人中,同时叫浩天打120。

  范霞很从容地把浩天母亲的人中掐住,很快地就有了呼吸,但是她怎么问都不说话,仍然闭着眼睛。浩天遂跟范霞把母亲抱到床上。

  浩天刚才打完120,就急忙给父亲打了电话。他们刚刚把母亲抱到床上,就听见有人敲门,浩天一开门,见是浩云就回来了。浩云见状,急问原因。浩天正要跟妹妹说话,就听见急救车来了。

  急救医生进来以后,见病人已经醒过来,询问原因,浩天说跟他说话说得好好的,一下子昏倒了。医生叫浩天把母亲背起来到医院做检查。

  正要走的时候,浩天父亲也回来了。浩天父亲见老伴儿醒过来了,却不说话,心里虽然不像刚才着急了,但还是悬着心。

  一家人都跟着到了医院,范霞一直守在浩天母亲身边,心想,知道就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,可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。浩天母亲已经清醒,但就是不愿说话,她实在不能接受儿子说的事实。

  范霞在她的身边,握着她的手,偶尔问她一句,她假装听不见,始终没有回答。儿子和女儿问她,她也只是无力地招招手。

  在医院里做了心电图和脑ct,都没有查出什么毛病。一家人问询大夫原因,大夫说仪器没查出毛病,没事,这种休克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,千万不要叫病人生气,让她加强锻炼,增强体质。

  回到家里,浩天母亲仍然不说话,浩天遂把父亲单独叫到另一个卧室如实说了。父亲不像母亲那样情绪激动,他告诉浩天,你妈听胡毅说了以后,给你打了电话,你说是没的事,她就相信了你的话,可那以后差不多每天起来都会说这件事。

  “这种事,也不怪你妈接受不了,我也接受不了,哪个当父母的也接受不了,自古以来,有男的比女岁数大的多的,很少有女的比男的大的多的。你婶子不要看她现在看上去年轻,女人说个老就老了,‘人老一年,马老一月,’到你三四十岁的时候,一个老太太陪伴在你的身边,对你对你婶子都不好。”

  浩天父亲早就把话积攒在心里了,于是抽根子给浩天说。

  浩天见父亲也极不愿意,一时没有回答,父亲遂继续说道:“要是真的肚里怀了你的孩子,这还有个说法。我原先是怕她这个年龄了,这么多年不生了,怀也怀不上。事情做到这个地步了,也不能光怪你,我跟你妈也有责任,我们过分相信你了,也怪我们把挣钱看得太重要了,在培养你跟你妹妹身上下的功夫太少了!”

  说完后,长叹一声。

  “你说该怎么办?”

  浩天见父亲其实也很不愿意,只是不像母亲那样,简直就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我就是心里不愿意,也还能勉强接受,可是你妈的工作不好做。我已经跟她说过好多次了,我说假如浩天真的跟她婶子结婚,你会不会同意。她说要是真的那样,她坚决不同意,然后就骂我,说你明明说是没的事,怎么就硬要听上那个不是人的胡毅的话说孩子。”

  浩天父亲一字一板地说,口气很从容,但透出的信息是他母亲绝不会让步的。

  浩天这时才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才想到范霞为什么想问题想得那么复杂。当然,他虽然是这么想,心中娶范霞的主意绝不会变。他他相信母亲不是那种死咬线夹子人,总会同意他的。

  范霞见浩天跟他母亲单独说话去了,就跟浩云守在身边照料浩天母亲,尽管浩天母亲十问九不应,她还是耐心地问她喝不喝水,身上哪里不舒服。

  浩天母亲仿佛没听见似的,她是想采取这种办法让范霞知道,她绝对不会接受她做儿媳妇的。范霞觉得有必要把自己的内心话跟浩天母亲说清。

  她虽然不知道刚才浩天娘母两个究竟说了什么话,但她已经清楚地意识到,就是因为她。于是坐在握着浩天母亲的手,述说起来:“我知道你们不可能同意,我也跟浩天说过好多回了,可是浩天就是不听,还吓唬我不找我会这么个那么个的。至于我离婚,也不是因为浩天。你也知道,我找了个活死人,心里一直不愿意。可就是不愿意,多这么多年了,也就这么将就着过下来了。要不是那个活死人养活上小寡妇兰兰,我也不会离婚。我离了婚,人家当下就结婚了。

  ”浩天这回要我来,就是要跟你们当父母的把事情挑明。挑明了,你不愿意接受我,我不会箍浩天的。只要浩天说不,我就跟她刀割水清。我也这个年龄了,自己一个人过也挺好的。“范霞的这番话,说得浩天母亲睁开眼睛了。她揣摩着范霞的手说:”她婶子,我就说你不是那种人,我生了个不省心的儿子,全是他的过。我早就心里头怕他对你有想法,可又说他不会做出来。这也是我的过,你要是这么想,那就好了,对你对她都也好。你找了他也是一肚子气,你离了婚,找上个同年仿佛的多好。凭你这么好的人样子和工作,可找个好的。“”我也是这么想,这次你们好好儿说一说浩天,把他的思想工作做通了,大家就都好了。“范霞嘴上顺着浩天母亲这样说,但是心里清楚,浩天的工作哪能做通。

  浩天母亲听到这里,慢慢地坐起来,对范霞说:”那浩天说你肚里有了他的孩子?“”妈呀!他怎么就想起个说这话来,我现在还带着环,怎么就能怀上,前不多时检查环还带得好好儿的。这次来,浩天是想着跟你们说通了,让我取环。“浩天母亲脸上立刻有了笑容,立刻就下了地。浩云看着范霞偷偷地用手指着母亲给她使了个眼色,浩云的意思范霞看得明白,向浩云点了点头。

  浩天母亲到卫生间小便后,洗了洗手,就到了客厅。范霞给她重新换了热水地给她,她接在手里就喝。浩天和父亲听见了范霞他们到了客厅,遂结束谈话也来到客厅。

  浩天母亲对浩天说:”你不要瞎想望了,你婶子人家不同意跟你,你就不要打人家的主意了!我说你婶子就不是那种人,你是尽瞎想一顿。人家环也不取了,你还哄我你婶子怀了孩子,你怎么学下这么坏?“浩天坐在母亲身边说:”妈,你的儿子已经长大了,找对象,结婚,生孩子,是我的事情,你们就不要多花心思了。你不让我找婶子我能理解,我也考虑了很长时间了。这事你不能怪我婶子,还得感谢我婶子,要不是我婶子好,我18岁那年就坐了监狱了。我在咱们家里强奸了人家,人家没告我。“”什么,你会做出这种事情?他婶子,浩天说的是不是真的?“浩天母亲吃惊地问范霞。

  范霞今天一直表现得非常冷静,听了浩天编造的话也很吃惊,但觉得她还得顺着浩天的话说。于是回答说:”这是真的,都过去这么多年了。

  138:操死才好

  “我们两个损着了,怎么就生下你这么个孽种?你背着我们尽做见不得人的事情?”

  浩天母亲听见儿子竟会强奸了人家,越发气得厉害了。

  “妈!我今天跟你说句真心话吧!事情做下个这了,你就是气也没用了。我现在心旺呼呼地想干一番事业,要干好一番事业就得有个好帮手,我婶子就是我的好帮手。——她早就是我的老婆了,只是在你们面前我还叫她婶子。这次回来,我想把话跟你跟我爹说清,得到你们的同意,给她把环取了,叫她怀孕生孩子。”

  浩天说这话一点儿都不感到不好意思。

  范霞听着浩天说话,不敢抬头。浩天父亲知儿子主意已经打定,说什么也没用了,遂对老伴儿说:“话已经说明,事是做下了,我跟你一样,心里也不好受,可怎么思谋,也挽不回来了。”

  “不行,我就是死了也不会同意,这叫甚事情?我活了这么大岁数了,从来没听说过,叫人知道了,还笑不烂我们,你见得行人,我可是见不行人!我正有死的念头。”

  浩天母亲仍然想不通。

  “说到这儿,这样吧,也不用你死,我先把这个对头整死,然后我死。”

  浩天突然站起来,手指着范霞骂道,“谁叫你不告我?你要是告了我,我还能成了现在这个样儿?你真不是人!”

  “你这是甚人了!你尊重点儿人好不好?不告你,是给你留了面子,你倒怨起人来了?”

  浩天父亲赶紧制止。

  浩云一直没说话,她不知该怎么说才好。这时觉得哥哥话说得不对,急忙说了一句:“你说这种话太伤人了!”

  浩天母亲听见儿子指责范霞,虽然不说话,但分明感到是儿子过错大,于是渐渐地就不就像刚才那样气愤了。她现在恢复了理智,心想就是想说服儿子也不能用硬的,得好好儿地跟他说。

  但他不愿意面对着范霞说,于是站起来叫浩天到里面卧室里说话去了。

  浩天父亲对范霞说:“这件事情,我早就知道是个麻烦事,心里想打劝一下,又不敢,心想还是叫浩天直接说个好,人家毕竟是母子。我的态度吧,是看浩天了。我知道这样的事情大人干涉不对。”

  浩天父亲显然是看事做事,讨好范霞,当然如果不是因为范霞年龄大,他打内心里还是乐意的。范霞在他的印象中是很优秀的。浩云看着范霞那张漂亮的脸,说了一句:“婶子长得就是好看,越看越好看!”

  范霞对浩云的评价并不喜欢,她略显忧郁地看着浩云感概道:“人其实长得好看了也不一定是一件好事,我吃的苦受的冤,太多太多了。”

  浩天父亲眼睛看着茶几说:“不是人们就说下个‘自古红颜多薄命’,我也知道你心里有很多苦水。”

  这时候,浩天母亲出来了,她跟浩天只谈了几句,本来也是个精明人,见拗不过儿子,马上就退让了,她的脸色完全改变了,一出来就对范霞说:“哎!人这一生吧,也不知道会遇到甚事情,我生下这么个不争气的儿子,气我吧全搁过,我是怕你跟了她把你也气坏。”

  “这次回古杨村他差不多每天都气我,我叫他也气惯了,谁叫我当时失了主意,自讨苦吃,我也不怕他气了。”

  范霞看到浩天母亲的态度已经变了,遂快悦地回答。

  “我们两个到新楼房里去,不打扰你们了。”

  浩天对母亲说。

  “我给你们做饭,吃了饭再去吧?”

  浩天母亲说着就要到厨房里。

  “我们到饭馆里去吃呀,我看你们也下楼吃上点算了,各吃各的吧!”

  浩天说完就急着要走。

  范霞见浩天要走,站起来跟浩天父母和浩云打了招呼,两个人就走了。

  “怎么样?我还行吧!”

  浩天走进电梯里,把范霞的肩膀拍了一下,得意地说。

  “我还行吧!”

  范霞学着浩天得意的口气说了一句后,接着说,“你是没把你妈和我都气死,就觉得还行,要是真的气死了,那你就越发行了。”

  “我跟我妈说好了,这次把环取了,争取怀上孩子,我妈的意思是你怀上孩子就结婚,怀不上孩子就不能结婚,我就答应了,她也就高兴了!”

  浩天把母亲跟他说的话和盘托出。

  “你对你母亲还这样哄,对我越发不知道会怎么哄!你哄人风响快,我真还有点怕你了!”

  范霞说着在浩天的背后轻轻地打了一拳。

  出了电梯,打开车门上了车,待范霞坐好后,浩天说:“孙悟空本事再大也逃不出如来佛的手心,你是如来佛,知道么?”

  “对你这赖小子,我就得用如来佛的佛法来制服你,不然你有的说没的道,宽得不一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!”

  范霞说完,浩天就开动了车子。

  “你取了环以后,我跟你出去旅游上几天,好好儿开心地玩儿一玩儿。你给我生上个千金,长得就像你一样漂亮,那多好!”

  浩天神气活现地说。

  “叫我生孩子,我的压力真的是太大了,压力一大,能生也不能生了!”

  范霞若有所思地沉稳地说。

  “生不生孩子我其实也无所谓,只要能够和你在一起,我就有了活力!不过,其实我从18岁开始就有了想把你肚子搞大的想法,真的,一想到给你把肚子搞大,我特别兴奋!”

  浩天调皮地看了一眼范霞说道。

  “你是天生的一个坏蛋,什么活力?人这一辈子不可能总是有活力,你知道么?”

  范霞十分严肃地说。

  “我的看法正好跟你相反,只要有了你,我就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灿烂的,真要是没有你,我会想你想得眼前的一切都是灰暗的。你不要说扫兴的,说些高兴的——你想吃什么?”

  浩天说着看见了路边的狗肉饭馆,“要不吃点儿狗肉吧,你想吃不想吃?”

  “你看吧,你想吃就吃吧!”

  范霞从来不把吃当回事,但她不挑食,吃甚也行。

  “那得你也想吃才行,不要我想吃你就说吃吧!”

  浩天说。

  “冬天吃狗肉好,现在天还有些热,不过要是有狗肉包子就好了,”

  范霞说。

  “当然有了,咱们就吃狗肉包子,”

  浩天说着把车停在狗肉饭馆旁边。

  “你下去买上包子,咱们回家吃吧!”

  范霞一直不愿在饭馆里吃饭,嫌乱混混的,这个时候她更是想清静一点儿。

  浩天买了狗肉包子,又买了两碗粥,打包好,就开车到了楼房里。已经9点多钟,两个都饿了,清清静静地可吃了个好。

  范霞吃完就清扫家,浩天不要她清扫,从身后抱住,硬硬地顶着说:“跟我玩吧!”

  “你不要这样好不好?我跟你说,从今以后,我可是不跟以前一样了。我是你爹妈也承认了的媳妇了。我做了你家的媳妇,就有责任管你了。以前我对你紧一紧松一松,说实在的,心里还是不敢保证,能不能做你家的媳妇,现在我心里踏实了,没有顾虑了,你就不要想胡闹了,家里外头都是这样,知道么?”

  范霞推开浩天,一边往卫生间走一边说。

  “行,我肯定不会胡闹了,我听你的。”

  浩天看着范霞的背影,愉快地说。

  “你今天跟你妈尽说谎话,那谎话说的我一点儿也不敢相信你的话了。我告诉你,你跟我说谎话是哄不了我的,我经常在你身边,好监督你,不像你爹妈一样,不在你身边。”

  范霞一边擦茶几一边警告浩天说。

  “我今天哄我妈,还不是为了你?你不感谢我,反倒批评起我来了,还把我看成个好说谎的人!除了这一次,你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谎?”

  浩天有点委屈地说。

  “我是给你敲警钟,也是想把这个家经营好,找了你这么个毛头小伙子,我思想压力真是太大了。我这样对你说,你要是能理解,咱们以后的路子就会走得顺当些,你要是不理解,恐怕就会出问题。你今天说的谎,的确是为了我,而且效果不错。这我是清楚的,可是我不能夸你,你这种人,我怕夸得你头大得狂妄起来。你知道么?”

  范霞想得总是比浩天多一些。

  浩天很单纯,他心里一心爱着范霞,只要能够跟范霞在一起,他就感到快乐和踏实。他觉得范霞说这样的话很是多余,于是有些不耐烦地说:“行了,我是你的老公,你不要总是不相信我,总是这样教训我。”

  范霞见浩天被她说得有些不耐烦了,赶紧转变口气温和地说说:“我说得有些多了,是我不对了。其实,我也是心里太看重你了才这样说。我们两个结婚组成家庭,情况跟别人不一样,这是明摆着的,没法儿回避。我经历的事情比较多,想得比你多,我多说几句,也是为了我们过好光景。”

  “你是我的好老婆,”

  浩天见范霞口气转缓,忽然觉着她的每一句话都说得入情入理,非常感动,遂感激地说道。

  范霞继续整理清扫房间,浩天忽想起应该帮她做点什么,于是到卫生间拿出拖布蘸了点水拖起地来了。范霞见浩天帮他干气活儿来,有心说不用他干自己干吧,又想对于男人不能惯他,就得养成让他做点儿家务的习惯。

  两个人把房间收拾好以后,一起洗起澡来。洗澡的时候,浩天的下面挺拔坚硬,范霞爱不释手地玩儿起来,弄得浩天有些控制不住。

  可是范霞说:“明天放环,你忘记樊大夫怎么说了?”

  “那你就不该给我玩儿,玩儿得我忍不住了!”

  浩天下面硬得青筋暴跳。

  “实在不行,那你就来吧!不过,我告诉你,你要总是忍不住地折腾我,我不用说怀孕生孩子了,就是身体也会叫你整垮的 。你这驴丢子,真能把人折腾死。”

  范霞也有些控制不住了。

  浩天听了悻悻地说:“那就不用了。”

  “快来吧,我怕把你憋坏,再说我也忍不住了。”

  范霞说着便手托洗脸池,将屁股撅起来了。

  浩天看见范霞的大白屁股,再也无法控制了。他把大阳具给范霞塞进去,拼命地抽动起来,范霞“咿咿呀呀”地直叫。

  “我操死你,操死你,”

  浩天口里不断地这样呢喃着。

  “操死才好,操死才好,”

  范霞也在呢喃。

  此时他们什么也不顾了,彼此都沈浸在无比欢快的身体碰撞之中。
范霞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两个乳房被浩天冲撞得摇摆不停,那样子真够淫浪,忽然想起明天无论如何得到医院检查,能放环最好把环放了,于是对浩天说:“我尿紧了。”

  浩天于是把直棍从范霞的后面拔出来,等待范霞尿完再进入。可他没想到,范霞坐在便池上好大一会儿都没有尿出来。他有些等不及了,急切地说:“你到底是尿不尿?——是不是故意坑我?想把我坑死,你才高兴!”

  范霞见浩天居然发火了,心里很是生气:“谁坑你了,叫你的大家伙扎的我里面疼得尿不出来,我没怨你,你倒怨起我来了。再说,大夫不是安顿取环前,不能同房么?我不跟你做了。”

  “那你刚才是个作甚的,刚才你要是这样说,我不就不跟你做了,现在你把我引逗起来了,你又不做了,你安了什么心?”浩天下面硬得难受,火愤愤地说。

  “那么又是我的过了?——你这人也好意思这么说?你可是从来还没发这么大的火呀!看来你是你爹妈同意了,以为娶我是手到擒拿了,就这么对待我。我现在跟你说,我可不是吃烧人饭的人,更不是那种想欺负就欺负的人!”范霞看着浩天恼怒的样子,从便池上站起来对着浩天严厉地训斥道。

  浩天被范霞这样一训斥,下面就软了下来。被范霞训斥后,他觉得刚才的话说得不对,于是就下软蛋对范霞说:“我错了还不行么?你看宝贝也叫你骂软了,它一软下来我也就没火了。刚才是宝贝叫我忍也忍不住地发火。”

  “到卧室里吧!我也有过,怨我一叫你撩拨就忍不住了。你是多会儿也得我控制,谁叫我找了你这么个楞头青,我上辈子短下你的债了,”范霞用毛巾裹住身体,一边往卧室里走一边说。

  “你今天怎么了,生这么大的气?做这种事的时候,你可是从来没有这样啊!”浩天不解地问范霞。

  “我告诉你,从今以后,你一做错事情,我就会生气,我就会骂你,我怕我不骂你,你不一定会干出什么事情来!你妈不是说了么?你也听见了。我可是不能就像她一样,对你放得那么松。我气了就要骂你。不过,我骂你还不是为了过光景?不是为了你我都好?这还是没领结婚证,领了结婚证以后,我会越发管得你严格些。今天再给你个机会想一想,你要是怕我严格,现在反悔也不迟。你要是反悔,我明天就不去取环了,咱们各走各的路。”范霞坐到床边话语掷地有声地说。

  “管吧!我这个人的确是应该管的。可是,我有话也不能不说吧,就像刚才我有点生气吧,真的是这个东西弄得我难受得有点控制不住。不过它也怕你,你一骂,它就软了。可软是软了,蛋蛋憋得真疼。疼就叫它疼一疼吧,明天取环要紧。——你说应该不会疼坏?”浩天抚着蛋蛋绵牙软口地说。

  范霞看见浩天那个天真的样子,禁不住心疼起来:“实在不行,我给你拿嘴吸出来吧,真拿你没办法!”

  浩天一下子就乐了,他走到范霞身边,低头嗅起了范霞的发香。范霞把那半硬的阳具用手一拨,就见挺了起来:“长了个甚货了,真就像个驴丢子,款款地就叫我给碰上了。”

  范霞拨弄着浩天腿间那坚挺起来的所在,觉着真有劲儿,心想要不是取环,放进来好好儿地戳腾戳腾多过瘾。

  范霞的控制力还是比较强的,她告诫自己绝不能失去主意,遂让浩天坐到床边。

  浩天坐下以后,她站在浩天前面,眼瞅着 “擎天柱”,用手拨拉了两下,就低下头将红头头含在了口里。

  “好!”浩天禁不住地赞叹道。

  浩天的棒槌,把范霞的口撑得紧紧的。浩天抚着范霞的头,体验着范霞用口给她套弄带来的舒畅,禁不住挺了一下身子往里顶了一下,这一顶,把个范霞顶得“汪”了一声,就像要吐,她赶紧离开浩天,两眼流出了生泪,稍停了一会儿说道:“砍货,一下顶在喉咙根,把我弄得恶心得差一点儿吐了!”

  “我过于着急了,我真是灰人,快不要弄了,把你折腾坏呀!”浩天见范霞难受的样子,觉得应该克制自己。

  “我用奶子给你夹着弄看行不行,我是怕把你憋坏。”范霞的手又伸向了浩天的两腿间,“真是好东西,我好爱见呀!”

  浩天遂叫范霞坐到床上,两个人调整好身体的姿势后,范霞就用乳房给浩天把坚挺夹住了,红头头露了出来,范霞低下头想含在口里,浩天于是向上推了一下,范霞伸出舌头舔着溢出了汁液的马眼,随之便含在了嘴里。

  她含了片刻,就赶紧离开了。浩天的坚挺上沾上了范霞的口水,已经很湿润了。接着,范霞又把马眼里渗出的汁液用手在红头头上抹开。浩天禁不住就用肉棒在范霞乳房间上下动起来。

  “好不好?”范霞看着坚挺在自己乳房间来来回回上上下下出入的样子问。

  “挺好的!”浩天一边不停地挺动一边说,他挺动好大一阵子,有些困了。

  范霞遂让他换个姿势,浩天叉开腿坐下,范霞跪在他的两腿间,用手扶住乳房套起了坚挺。

  浩天看着范霞那么认真专心地用乳房给他套弄,爱的烈焰升腾得更高更旺了。

  “真亲,真是好宝贝,让我好舒爽!”浩天看着范霞蓬松的头发,不断地呢喃。

  范霞听到浩天的赞美没有回答,她现在是想尽快让浩天射出,可是她觉着这样弄是很难射出去来。

  于是她再次用口含住了湿润坚硬的阳具,这次她的身体调整的比较得劲儿,套弄起来非常自如,浩天被套弄得舒爽极了,只见他仰着头,发出了“呜呜”的声音。

  范霞仿佛得了诀窍似的,不紧不慢地不停套弄,使浩天一会儿比一会儿爽快,忽然他觉得下面膨胀起来,全身肌肉绷得紧紧的,范霞感觉出浩天坚挺有了变化,要发射了,遂加快了套弄的速度。

  这时候,浩天再也忍不住了,他双手从后支着床,随着范霞的套弄快速地挺动起来,范霞这时做了个张开双臂的动作,这一个令浩天感到特别有诱惑力的动作,引得浩天马上就开始发射了。

  浓浓的精液一股脑都射进了范霞的口腔里,他担心范霞又会恶心地呕吐,谁想范霞竟全部吞在肚里,吞下去以后才说有点恶心。她赶紧跑进卫生间去吐,却没有吐出多少。

  浩天跟在后面心里非常着急,于是说:“怎么想起个咽来?射进嘴里我还怕你恶心,没想起你咽到肚里了!”

  “你又埋怨我了?我怎么也不对!我怕你射的时候离开了射不出去,真没想到反倒成了你的话把子,真是安了好心没好报!”范霞责备并抱怨道。

  “不说你香得厉害,咽在肚里,现在恶心了,又骂起我来了!”浩天见范霞并没有吐,遂轻轻地抚着范霞的背说。

  “你真是大灰人,你妈说你会气我,真还从她的话上来了,”范霞站起来,到浩天的背上用拳头就像敲鼓一样敲起来。

  “这才舒服,我老婆真能叫我舒服,打上也是舒服的!”浩天嬉皮笑脸地说着。

  “你气不死我才怪了!打的我手还疼,”范霞停住打,搓起自己的手来了。

  “我看看嫩手手,成了甚样儿了!”浩天说着就抓住了范霞的手。

  范霞不让浩天看,从她手里撤出来,就到了卧室里。

  “好吃么?吃了你就越发年轻了!——不要在胃里边怀上孩子,那到时候还得从嘴里生出来,那么大大一点嘴,怎么能生出来?”浩天跟着到了卧室里顽皮地逗范霞说。

  “亏你能想出来,你是不把我折腾死不歇心!”范霞恼了。

  “怎么今天你这么好恼?”浩天笑盈盈地说。

  “给我倒一口水好不好?你真不会关心人,把我弄成甚样子了,你还要取笑我,说我的不是!”范霞瞅着浩天说。

  “倒个水是个什么事!你一声令下,我立即响应!”浩天说着就到厨房把水倒来了。

  “这么凉的水你就叫我喝?”范霞拿上刚刚接过来水杯到厨房里用电热杯烧水去了。

  浩天跟在范霞的身后,抱住范霞抚摸起了她的乳房。范霞一边接水一边说:“找了你我可真是倒霉,你除了长了个大棒槌,甚好处也没有!”

  “你是不就是爱见我的大棒槌才找我的,大棒槌能给你解痒,是吧?”浩天抚摸着范霞的乳房说话,下面又硬起来了。

  范霞感觉到了,赶紧推过浩天说:“驴,躲的我远远的!”

  浩天这才跑到卧室睡到了床上。

  范霞烧开水,倒了两杯端过来,一边给浩天一边说:“以后得学习伺候我,不能总是叫我这样伺候你了!”

  “那当然,你耐心点调教我吧,我真的不会照顾你,可是我百分之百地愿意照顾你!”浩天接住杯子说。

【完】
上一篇:圣都陷落 下一篇:轮着来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