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白双虎 - YY4480高清影院-新视觉影院-首播影院-看吧影院-青苹果影院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熟女少妇  »  黑白双虎

黑白双虎

添加:来源:shoofty.com人气:17423

黑白双虎

雨越下越大,屋内的潮气也越来越大,凉飕飕的寒气直朝衣服里面灌,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,我道:“嫂子,大小梦儿呢?”大梦、小梦是美琴嫂给大哥生的两个女儿。
  
  美琴嫂春情满面,喃喃地道:“在婆婆家里。”
  
  “今天不会回来了吧?”
  
  “嗯。”美琴嫂的声音象蚊子一样小,我知道她已经想到了接着会发生些什么。
  
  “咱们上床上去。”
  
  “嗯。”
  
  得到美人儿的同意,我就急不可待地抱起美琴嫂朝她和大哥的那张宽大的弹簧床走去。
  
  大床上,美琴嫂软瘫如泥,全身上下任凭我胡乱妄为,只是片刻,她身上的所有武装全都被我给脱个精光,娇小玲珑的身材,雪白的肌肤,高耸的玉乳,平坦的小腹,漆黑的森林,甚至那水光潋滟的桃瓣,都一一清晰地显露出来,无一不美,无一不勾起人的欲念,无一不令人沉醉。
  
  我快速地脱光光自己的衣服,伏倒在美琴嫂的身上……“哦,舒服!嫂子,大哥以前让你给他这样舔过吗?”我使劲地搓揉着嫂子的圆臀,喘息着道。
  
  美琴嫂喘息着,美目含情地斜睨着我,嗔怪道:“他才没有你这么坏哩。”
  
  “哦,那嫂子是从哪儿学到的这些技巧?”
  
  “还不是飞子他老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几本破书害了人家!”
  
  “嘿嘿,敢情嫂子是拿我作实验来着。”
  
  “小坏蛋,就知道欺负嫂子。”
  
  我既感舒服,又大为感动,想不到美琴嫂竟然将她的第一次口交献给了我。不一会儿,我觉得实在忍耐不住了,便推开了美琴嫂,叫道:“嫂子,让我好好干你吧!”
  
  美琴嫂也是春潮泛滥,骚水狂飙,内里瘙痒不已,迫切地需要我的安慰。她仰躺着,绷直的玉腿张得开开的,露出了温柔乡的全景,浪叫道:“来吧,狠狠地干你亲亲的嫂子吧。”
  
  美琴嫂的浪态仿佛牵动了我的神经,我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……美琴嫂美目中微含潮意,小舌儿不住地伸出来让我啧吸,意乱情迷地道:“弟弟的好大,把嫂子那里差一点给弄破了,涨的人家好难受。”
  
  我舔拭着美琴嫂的小耳垂,温柔地道:“大哥的家伙是不是没有我的大?”
  
  “你们几兄弟天天在一起,你会不知道?”美琴嫂羞涩地道:“弟弟,嫂子可以了,动吧。”
  
  我如奉圣旨,边动边道:“我们虽然经常跟大哥在一起,小时侯尿尿时是经常见,可那时侯谁会比较这个。随着年龄越来越大,不知怎么的大家尿尿的时候总是会多多少少避开点人,更没有机会比较大小了。不过偶尔也会一两次的瞥见,嘿嘿,据我目测,他们四个肯定没有一个有我的大的。”
  
  “哦…哦…你还真不害臊…居然…去比较…那东西…”美琴嫂喘气不已,小嘴儿不停地呻吟着。
  
  “这有什么,难道你们女人就没有比较过吗?”
  
  “我们…才不会哩!”
  
  “嘿嘿,至少你们也想让男人干得你们更舒服不是吗?”
  
  “哪有?”
  
  “嘿嘿,哪有?你和陈红看破书学淫技不就是为了讨好男人吗?”
  
  “你混……”
  
  美琴嫂还没将那个“蛋”字喊出来就被我的大嘴给堵回去了……春雷轰轰,战鼓齐鸣……一番云雨缠绵过后,我揉搓着美琴嫂高耸的玉乳,道:“嫂子,是时候我该回去了。”
  
  “占过便宜了就想走,可没那么容易。”美琴嫂如八爪鱼一样将我锁的紧紧的。
  
  “嘿嘿……那嫂子还想怎么样?不怕大哥明天回来捉奸在床吗?”
  
  “陪人家再说一会话嘛,人家一个人在家空荡荡的怪害怕的。”
  
  “好,我就再陪你一会,嘿嘿,说实话抱着嫂子睡觉真的很舒服。”
  
  春雨绵绵,情话浓浓……“咣当!”
  
  静静的雨夜中传来一声门板撞击门板的声音。这声音虽然不大却让屋内无心睡眠的两个人听的清清楚楚。
  
  “嫂子,你听见了吗?”
  
  “嗯。听见了。好象是大门的声音。你没有关大门吗?”
  
  “嘿嘿,刚才只顾着与嫂子那个哪里还顾得上……”
  
  “哎呀,赶快去看看。要是让人知道咱们两个……”
  
  我心里泛着嘀咕,一边穿裤子一边道:“这时候谁还会来?嫂子,莫不是你还有别的相好?”
  
  美琴嫂玉腿一撩,白花花地在我屁股上踹了一脚,道:“滚你个蛋,还不赶紧去看看。”
  
  顺着美琴嫂的这一脚之力我从床上站了起来,拖拉着一双拖鞋就朝外跑。
  
  黑灯瞎火的夜静悄悄的,春雨绵绵地下着。我沿着厨房的墙慢慢向大门摸去,眼睛慢慢地适应着周围的环境。
  
  我慢慢地摸到大门的门后面,我知道大门口灯的开关就在门后面。
  
  黑压压地我伸出了一只手,摸,摸到了。可是摸到的却让我吓了一跳,因为那不是开关,而是一个如同馒头一样软绵绵的球状物,感觉生命在动,还是个活物,惊悸中我的手不由地用上点力使劲抓了一下。
  
  “啊!”
  
  随着一声女人的呻吟,大门里面的灯也亮了。
  
  “二嫂!”
  
  “不是我是谁,还不拿开你的脏手。”
  
  原来黑暗中我摸到的那个球状的活物正是二嫂陈红的乳房,怪不得我一使劲她就呻吟起来。
  
  “嘿嘿,是二嫂呀,我还以为是谁哩,吓了我一跳。”
  
  我并没有顺着二嫂的意将抓着她乳房的手拿下来,而是全身都*了上去,将二嫂挤压在门后面。
  
  “快放手,你想干什么?”二嫂陈红玉面绯红地道。
  
  “二嫂,我和大嫂的事你都知道了吧?”
  
  “你和大嫂有什么事,我不知道。你快起开,我要走了。”二嫂推着我的胸膛道。
  
  “嘿嘿,走什么,大嫂还等着你哩。”
  
  二嫂一怔道:“大嫂等我干什么,她又不知道我要来?”
  
  “当然是等着你玩3P了。”
  
  “3P?什么是3P?”
  
  趁二嫂一愣神间,我将她抱入怀中,然后不容她挣扎就吻上了她的双唇,只是片刻的啃咬,二嫂就全身如棉絮一样软绵绵的任我摆布了。想来二嫂也是过来人了,不会这么不济,她这个样子证明了她肯定来了好长时间,早将我与大嫂的欢好听了个真切,即如此,哪里还能放她走!
  
  我抱着二嫂一边亲吻着一边把大门的门闩插好,然后就抱着二嫂朝堂屋走去。
  
  “嫂子,你看这谁?”
  
  “飞子家的,小红她咋来了?”
  
  “先别说这些了,你看她这个样子,还是先把她喂饱了再说吧。”
  
  二嫂现在已经是春潮满面,早就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了。
  
  “坏蛋,便宜你了。”
一番狂风暴雨之后,两位风情万种的嫂子终于承欢于我的胯下,两个人虚弱得犹如刚刚蜕皮的蚕宝宝蜷缩在我的怀中,任我恣意怜爱。(小说)二嫂陈红半趴在我身上,用两个肥大的乳房挤压着我的胸膛,一只手枕在身下,另一只手抓着我胯下如同标枪一样的要害,娇媚地道:“这个大家伙真厉害,一下子让我连泄了好几次。”
  
  “啧!”我在美琴嫂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,然后又在二嫂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,嘿然笑道:“二嫂的那里也是厉害得紧哩,差点没将小弟的小弟弟给生吞了下去。”
  
  二嫂的小舌头象一条小蛇一样在我的胸膛上舔动着,娇哼殷殷道:“坏东西,把人家弄上你的床,高兴吗?”
  
  我一边享受着女人的温柔,一边还不忘调戏着春心荡漾的二嫂,道:“嘿嘿,这哪里是我的床,这分明是大哥的床嘛。”
  
  “坏东西,得了便宜还卖乖,我咬死你,咬死你……”二嫂不依地用小嘴咬着我的小奶头,咬得我浑身一阵阵酥麻。
  
  我拍了拍美琴嫂白花花的大屁股道:“大嫂,要不要再来一轮。你看二嫂又开始发浪了。”
  
  美琴嫂几经我恣意蹂躏早已经困顿不堪,哪里还有精力再来上一轮,手握住我的要害呢喃几声,便没有回音了。
  
  我把美琴嫂朝我怀里紧了紧,怜惜地道:“看来大嫂真的是累了。”
  
  二嫂哼声道:“你说喃,大嫂前后被你恣意蹂躏了五六回,能不累吗?”
  
  “嘿嘿,告诉我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来了?”
  
  “哪有?”
  
  “没有?没有你咋会把我干了大嫂几次都说的清清楚楚?”
  
  “没有就没有啦。”
  
  “浪蹄子,是不是要我用大刑侍侯你才肯说?”
  
  “不行啦,人家那里现在还疼着哩!”
  
  “嘿嘿,这回就先饶了你。快说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  
  “好啦,人家说啦,你个大坏蛋。”
  
  “男人不坏女人不爱,我要不坏你能享受到这么大的宝贝吗?”
  
  二嫂使劲握了握我的要害,媚声道:“坏东西!”
  
  我一左一右怀抱着两个丰满滑腻的胴体,手揉着两位嫂子的大奶子,静静地听着二嫂如蚊虫般慢慢道来。
  
  原来大哥在我回来后又给二嫂陈红家打了一个电话,他要陈红告诉大嫂明天给他送饭去,而且他又怕大嫂一个人在家没有胆害怕,就让陈红来陪大嫂睡一个晚上,两个娘们在一起怎么说也能够壮壮胆。于是二嫂陈红吃过晚饭后将孩子安顿好就朝大嫂家来了,家里留给二哥看门。
  
  当陈红到的时候,我正跟大嫂亲热着。当时我正使一式“野马扬鞭”恣意奔驰在大嫂的黑色草原之上,动作淋漓之酣畅让二嫂陈红目为之呆,目为之眩,而我那奔驰之间露出来的湿淋淋的巨物更是让二嫂窥一斑而识全豹、望半爪而感巨龙,深深地震撼着她的心,令她心为之动,舍不得就此离开。
  
  我的右手插在二嫂的股沟间不停地扣挖着,嘿嘿笑道:“所以你就舍不得离开,弄点响动吸引我和大嫂的注意是不是?”
  
  二嫂把我的右手从她的股沟间拿上来按压在自己的大乳房上,娇嗔道:“坏蛋,你都知道了还问!”
  
  “二嫂,你那底下的毛毛是不是用二哥的刮胡子刀刮掉了,怎么这么光滑,一根毛也没有?”
  
  二嫂咬着我的小奶头,嘻嘻道:“喜欢吗?”
  
  “嗯,虽然少了几分黑的神秘,但是多了一些白的希奇,很好!”
  
  “真的?”
  
  “当然了。”
  
  “我还以为你讨厌哩!”
  
  “怎么会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把毛剃得光光的女人的下体哩!”
  
  “人家那不是剃的啦!”
  
  “不是剃的?哦,那就是白虎了。听说白虎的女人性欲特别强,怪不得…嘿嘿…”
  
  “笑什么?你个大坏蛋!”
  
  “我在笑你与大嫂和起来就可以称为‘黑白双虎’了!”
  
  “黑白双虎?”
  
  “对呀,我与大哥、二哥、小超、忠子合起来称为‘大夏五虎’,你与大嫂合起来不就是‘黑白双虎’吗?而且还是母虎吆!”
  
  “哎哟,哎哟……”我连连地惨叫着,我的前胸与两腰受到了空前的威胁,大嫂、二嫂的两个小嘴儿全都招呼到我的前胸上,手指更是又掐又拧地招呼到我的两腰,更要命的是我胯下的要害成了她们争夺的宝贝……我哈着大嫂的痒处道:“大嫂,你没睡着呀?”
  
  大嫂受不住我的哈痒,咯咯笑道:“有你们这两个奸夫淫妇在我能睡得安稳吗?”
  
  我道“二嫂,大嫂说咱们两个是奸夫淫妇,怎么办?”
  
  二嫂从我身上爬过去压在大嫂身上,两姐妹互相揉来搓去,咯咯娇笑道:“当然是把她给奸了……”
  
  霍!又将是一番龙腾与虎啸、风雨与雷电深刻交激即将开始……嘿!这一夜,真的是: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鸟,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多少?

  【完】